2009年他从美国转战到A股

来源:http://www.hr-yyj.com 作者:股票基金 人气:53 发布时间:2019-10-08
摘要:每经记者 朱秀伟 韩海龙 一张“股神”巴菲特与大学生的搞笑照片,近日在微博上广为流传,股神的“拳头”着实逗乐了不少人。 其实,每年巴菲特都会邀请一些大学生去奥马哈总部访

  每经记者 朱秀伟 韩海龙

  一张“股神”巴菲特与大学生的搞笑照片,近日在微博上广为流传,股神的“拳头”着实逗乐了不少人。

  其实,每年巴菲特都会邀请一些大学生去奥马哈总部访问,1995年的一天,一名黄皮肤的中国留学生也是其中的一员,他叫刘君。

  2001年,刘君加入美国登迪银行,负责管理一只对冲基金QUANTSPro。那之后,他逐渐获得了较为长期的海外投资经验,2009年他从美国转战到A股,现在的身份是鸿元资产管理公司总裁、夸克对冲基金经理,在A股也有不俗战绩。

  本周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(以下简称NBD)《对冲基金元年 中国对冲基金经理列传》系列报道带你走近这位海外回归的“猎食者”。

  交易员大仗小役都要打

  NBD:现在是10点左右,正好是A股交易时段,在普通人看来,在这个时间点,对冲基金经理应该在摆着很多电脑的交易室里指挥着“千军万马”在资本市场冲锋陷阵,为何今天在宾馆里休闲?

  刘君:其实,投行的对冲部是一个很封闭的体系,其中有一个很大的部门是交易部,交易员的职责,一是执行指令,如果基金经理有指令,他需要执行指令;没有指令的时候,每个交易员根据其资深程度有一定的权限,比如说100万元,在这个权限内他可以自行决定做什么,一般做短线交易或者套利,他自己会建一些小的模型,或者抓日内短线交易,这个过程中,赚的钱会从公司提成。

  NBD:你的意思是你只参与大的战役,平时小打小闹都不怎么参与?

  刘君:我做不了短线交易,也不会去判断短线行情,这都基于个人不同的特点和经验等。

  NBD:那么,你平时这个时间在做什么?

  刘君:每日的新闻是要关注的。我通常会看看八九点钟的新闻,如果有重大的东西,比如美联储定期政策的发布,肯定要看,国内公布的一些宏观数据也是要看的。

  NBD:在你的投资生涯中,是否遇到过这种天崩地裂的事情,比如9·11?

  刘君:几乎没有,9·11的情况也不算是天崩地裂。自然界很奇怪,很多事情叠加在一起其实都是巧合。

  如果9·11发生在1999年疯狂的牛市当中,那就很奇怪。但是它发生在2001年,本来当时的市场就很糟糕,9·11事件只不过像是下雪的时候多下了一个冰雹而已。这就好比,如果6月份突然下一个冰雹,这个事情就很令人震惊了;但是12月份下雪的情况下,这种冰雹就只是雪上加霜,不会影响市场的整体运行。

  市场反应的是人性

  NBD:做多成份股,然后来做空指数的做法,在A股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吗?

  刘君:大家公认的是,华尔街百年来永远重复着同样的故事。A股的事情,过去在华尔街都发生过了,只不过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发生了而已。因为人性都是一样的,市场反映的是人的因素,人的贪婪、恐惧,表现在市场中就是暴涨暴跌。

  NBD:A股股指期货推出已经快两年了,从你的感受来说,有没有发现在A股出现类似操作手法?

  刘君:这两年还没有,2007年我没有参与,但是作为研究,类似的情况是有的,后面一波全是蓝筹股,用一些股票推动指数。这都是正常手法,大资金或多或少都在做。

  NBD:当时Nortel占指数比重超过25%,在A股想要找到类似的标的,可能只有银行板块,这个容量似乎有点大?

  刘君:A股容量很大,仅次于纽交所。如果那样做,需要的资金量很大,而且风险也很大。一旦操作不动,失败的话,损失非常巨大。银行股的盘子非常大,至少目前的市值规模居于全球前列。

  NBD:此前中石油、中石化经常在盘中异动,有人认为,这是有人利用期指在做小动作?

  刘君:银行合在一起的力量更大一些,权重更大,号召力更强,中石化、中石油还不太行。

  信号体现市场能量变化

  NBD:目前对冲基金主战场在A股,你们主要利用哪些工具?

  刘君:现在使用的工具主要是股指期货以及股票,以后可能还会有债券期货。这个市场很大,容量大,流动性很关键。

  NBD:梳理你在A股的战绩,我们发现,攫取利润最大的两个阶段,一是在2010年4月的那波下跌,二是当年10月的那波逼空行情。请问你是如何在短期内把空头思维扭转成多头的?当时看到了什么样的信号?

  刘君:市场有很多信号,信号体现的是市场能量的变化。一轮空头下落,就像是一个皮球从空中落下,当它落地的时候,肯定会产生一个向上的力量,也就是反弹。这就形成一个倒V型。那么,不管最初的能量从哪里来,总会引起了一定的运动,当能量积聚到一定程度,动能变成势能,势能到达一定程度就会转换成反方向的动力,皮球就掉下来了。其实,向上和向下是一个道理,就看你怎么去看,怎么去分析现在市场处于哪一个阶段,看能量转换到哪一个阶段。所以,要从市场观察到一些信号,这和经验、模型预测都有关系。

  操作大资金需长期蛰伏

  NBD:从你的介绍中可以得知,到2010年年底的时候,你们的规模已经超过了30亿元,如果持仓的话,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,而且我们知道,中金所对每个账户的持仓量都是有限制的。

  刘君:确实对账户有控制,一开始没有控制,6、7月份控制到600手,后来又控制到100手,分散当然会面临很多问题,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交易限制的取消或改变。

  NBD:从A股目前的现状看,包括制度上,你觉得多大的资金操作起来会比较顺手?

  刘君:三五亿元在目前的规则限制方面下,操作起来比较顺手,再大的话,会牵扯到不同的基金经理,考虑到资金进出的难度,对冲成本太高。

  现在的市场处于复杂状态下,资金太大较不易操作,一旦市场进入规模化、一个长期的牛市或者稳定的熊市,三五亿元也没有太大的问题,只要把敞口打开就可以了。操作大资金的思维不一样,最起码要达到“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”,和鳄鱼一样,大部分时间是不动的。

  国际因素影响A股走势

  NBD:和国外成熟市场相比,你觉得A股有些什么问题?

  刘君:A股最大的问题,一是IPO定价高得不合理,二是没有退市机制。

  NBD:在这个时间点,你们对市场是怎么理解的?

  刘君:现在这个阶段风险敞口不会很大,稳定牛市或熊市才会放大敞口。现在内地的股票市场处于比较复杂的情况,经历着转型的阵痛、软着陆的阵痛,有很多不确定性,有好的前景,也有大的困难。

  NBD:影响2012年A股走势的主要因素有哪些?

  刘君:有两个国际性事件非常可怕,一个是伊朗是否会爆发战争,如果伊朗和美国开战,直接影响油价,对全球经济都是灾难性的。

  第二就是欧债。不过,如果真的欧洲央行大规模发行流动性的话,也会反过来助推大宗商品市场和股票市场。

  国内政策方面,央行调控方面到底需要微调、预调到什么程度,这是一个比较纠结的问题。

  另外,我还关注到扩容压力。按照目前这样的扩容速度,A股想涨起来很难,把IPO停掉也不可能,排队的企业很多。这个市场在扩容压力下继续向下走的话,明年储蓄就可能搬家了。

  NBD:现在市场好像都是存量资金在博弈,增量资金会来自哪里?

  刘君:如果增量资金要进来,肯定是市场有赚钱效应。人民币的流动性是绝对不缺的。

  银行、白酒被高估

  NBD:前面提到A股市场上银行的权重占比很高,目前很多人觉得银行股很便宜,也包括一些对冲基金经理,你怎么看?

  刘君:我对此不太认同。很多人说蓝筹股便宜,比如工商银行,不提它的市值,工商银行的资产规模比汇丰小很多,可是工商银行的市值都折算成同样货币,我们的市值是不是就很高了?所以说,我们的企业规模没有人家大,但估值高。

  对银行的分析不是用市盈率,而是用市值除以净资产。保险的净资产怎样估算?净资产面临的风险资产有多少?估算的时候大量的风险资产要扣除。我国的银行贷出去这么多款项,细细挖掘一下,有多少是收不回来的,都应该剔除,要看剔除之后保守的净资产有多大。我觉得银行是被高估的。银行还有一个风险——地方债务问题。地方政府那么多债务,但是地方政府不可能破产,最终由谁来买单?银行。

  银行的盈利也是个问题,那不是真正的盈利,如果真正市场化了,能不能有现在的盈利水平?还很难说。所以,银行股是被高估了,市场风险还很大。

  NBD:除了银行股,在A股你认为还有其他行业被高估的吗?

  刘君:还有白酒行业,在我国算是奢侈品,茅台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品牌LV的市值几乎相当。

  NBD:白酒会不会是A股的做空机会?

  刘君:白酒有可能是未来市场做空的主要板块,银行太大,做多、做空都做不动,白酒板块是不是会形成一个“狙击手”,形成一个刺破泡沫的导火索?如果有一天真刺中了,它的崩盘会对市场影响很大,因为有很多资金在里面。但现在“刺”很有限,工具有限,只能买。

  NBD:地产股近来又成为许多买方关注的标的,不少人认为存在交易性机会。你怎么看?

  刘君:地产股是A股市场的大板块,有上百家公司。如果说房价持续下跌,房地产公司的赚钱能力、资本规模都面临缩水,最起码不会有很大的赚钱和增值机会。这是大的趋势。

  地产行业这一轮调控如果继续下去,结果就是行业整合,公司数量减少。

  价值投资在A股难实现

  NBD:2011年你们的资产配置,有一部分是在股票市场上,你在选股上有何心得?

  刘君:个股方面,我的投资组合中的十几只股票,有赚有赔,全年总的还是亏了8点多。我希望以价值理念作为核心,但在A股很难实现,因为好的公司价格都很高,那就没有好的投资。

  现在是寻找成长性的公司,但是站在价值投资者的角度,寻找成长性公司很难。当然,如果说有一个技术或者一类技术,未来会给社会带来变革性的力量,技术支撑下来的好公司,肯定有很大成长性。

  NBD:跟巴菲特有过交流吗?

  刘君:我和巴菲特第一次接触在1995年。一个老头穿一件灰色衬衫,看起来就是个很平常的老头,不是那种爱讲笑话的人,但他就是能把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用一个比方打出来,说得很随意,其实大道至简。

  NBD:你对转融通的推出怎么看?

  刘君:大家对转融通都很期待,抛空机制应该是一个成熟市场本应有的,它解决了市场“虚胖”的问题。如果有资金,你只能买或者不买,现在力量是从下往上的,力量不均衡。如果双方都有力量的话,就可以进行合理的价值规范,所以抛空机制应该尽快完善。转融通出台,我们肯定会大规模使用。

分享到:

欢迎发表评论  我要评论

新浪声明: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网址发布于股票基金,转载请注明出处:2009年他从美国转战到A股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